毛彭彭的尾巴!

到底要怎麼同時上傳幾張照片呢?

The wrong choose-14(End)

14.

我看到冰雪在融化,冰山正在崩塌,壯麗的雪景終將消逝,冰水會匯入河川,再一次成為海洋的一部分,席恩閉上眼,他仿佛能聽到海浪聲,那是他終將歸去的大海。

遮蔽窗外的白雪已經消失,軍隊正在整裝,席恩已經想不起上一次看到軍隊整頓是什麼時候了。

萬幸的是這一次,他不是主角。

阿莎和人交談的聲音在這寧靜的環境顯得異常突兀,他們自遠處朝席恩靠近,席恩隱約能看到走在阿莎身旁是一個披著黑袍的男人。

在離他有十步距離時他們停住了,但阿莎身旁的人卻遲疑的朝他走近,當看清楚來人時,席恩不禁驚呼。

「雪諾?」

相比席恩,瓊恩倒是鎮定的看了他一眼,點點頭算是打招呼,這是自臨冬城分別後的再會,雖然洗脫冤屈後席恩隨著姐姐一同加入了聯...

The wrong choose-13

拖了好久好久的一章,明明早就寫好,但總覺得不太想發出來,一旦發出來,結局就定下了,就沒有修改的餘地了,唉......

13.
白色的飄雪一片片的落下,在這片大陸上,冬天過於漫長,沒有盡頭,沒有結束。

時間似乎是這其中惟一倖存的,不管風雪再大,它都不會被凍結住,不管你的意願如何,它只能一直流動,重復的沒有意義的空白時間不會持續到永遠,總會有結束的一天。

自從那天以後,雷姆西主人變了,變得對Reek非常非常好,沒有打罵,也沒有責罰,美味的食物,安穩的住所,和之前相比,現在的生活簡直是天堂。

Reek坐在毛毯上,他放棄了思想,放棄再掙扎,那些令人困惑的性事,主人給予的撫摸和親吻,如果這些都是天堂的代價,那他也...

The wrong choose-12

全程開車,大家去微博看吧~


http://www.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031008574959787#_0


The wrong choose-11

我終於願意爬回來更新了,明明一早寫好就是忘記放出來~~哈哈


11.

Reek很完美的完成了主人給付的所有任務,在鐵民的慘叫聲中,他選擇了無視。

席恩在他體內哭泣,但Reek不會。

Reek只是雷姆西主人的狗,他不認識鐵民,更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會選擇相信他,Reek不會被鐵民影響,Reek只會為主人目標達成後滿意的笑臉感到安心。

是的,我就是這樣的。

Reek坐在地牢的一角,手上捧著他剛得到的紅酒,那是主人給他的禮物。

作為拿回卡林灣的獎勵,主人又問了那個奇怪的問題,Reek毫無疑問的選擇了中間那個,得到獎勵後他就被其他人打發到一邊,Reek偷偷的溜回狗房,為了慶祝勝利連女孩們都被帶出去了,只剩他一個。...

The wrong choose-10

10.

痛苦,羞辱,難堪,悔恨,這幾種感覺反復的折磨席恩,讓他恨不得雷姆西那把刀再下深一點,或者乾脆一刀了結他,不要再讓他殘存。

但對方沒有。

他反而在每場折磨時都恰到好處的拿捏好分寸,讓他痛苦不堪,卻又不致於送命,即使席恩一再用言語刺激他,哀求他,甚至絕食,對方也不曾動搖。

席恩徹底絕望了,這場折磨看似完全沒有盡頭,他將在這個牢獄裡耗盡他的一生,那比折磨和死亡更令他難受。

不應該是這樣的。

我的一生不應該只有這樣。

如果你有什麼想要的就儘管拿走吧,只要不要再關著我。

讓我死在海裡或是戰場上,那都是最莫大的恩賜。

這時門鎖應景的打開了,席恩看著那個從光明中走下來的人,眼前一片花明,長久未接觸光亮的他竟有一瞬間在...

The wrong choose-9

9.
人生是由痛苦和後悔組成的。

而我很完美的詮釋了這句話,席恩自嘲的想。

他已經做不到他標誌性的那個微笑,被打腫的臉連動一下都痛。

他呆滯的坐在一角,開始進行自他被囚禁在地牢的這些天以來一直在想的事。

到底是從哪裡開始出錯了呢?

是因為他背叛羅伯攻下臨冬城?

是他回去根本不需要自己的家?

是他在森林中選擇相信雷姆西?

還是他走過的每一步,所做出的全部選擇,都是錯的。

如果他早知道自己會淪落至此,他還會做那些選擇嗎?

但現在想這些有什麼意義?

席恩搖晃綁著他的鐵鏈,清碎的回響和老鼠的叫聲是地牢惟二屬於他的聲音,他已經忘了計算自己在地牢過了有多久,有多久沒有看過太陽,又有多久沒正常的進食。

他只有在被折磨過後才能得到一點...

The wrong choose-8

8.


雷姆西看到妓女衣衫不整的從席恩房間滾出來,一邊跑一邊還在哭哭啼啼。


他推開對方的房門,房間裡淫靡的味道提示他剛剛這裡發生過什麼,雷姆西忍住心裡泛起的刺痛和苦澀,走在床邊細細的端詳席恩的睡臉。


席恩沒有察覺的縮在被窩裏,緊皺的眉頭顯示他沒有睡得很好,像孩子一樣缺乏安全感的抱住自己,在搖曳的燭光映照下,原本清秀的臉上硬是多了一層陰霾。


雷姆西看了他的睡臉一陣,席恩才突然驚醒過來,他沒有料想旁邊有人,嚇得幾乎滾下床,慌亂中只來得及抓住藏在枕頭下的長劍。


「你來這裡干什麼?」席恩看清楚來人後才松了口氣,厲聲的問。


「是你叫我過來的,大人?」


「我可沒有。...

The wrong choose-7

感覺好像好久沒更了,最近真是各方面都太忙了~~

家中很快會有新成員都是太太太開心。

為了迎接他們去收容所時看到了兩只可愛的兔兔,一直在你追我遂,工作人員還說他們是夫妻!!感覺好像喜兒和聚聚呢~~~毛色和體型也很像

橘兔(閃開):你不要過來

灰兔(貼過去):我想貼著你嘛~~~

橘兔(閃到另一邊):都叫你不要過來了!


就這樣一直無限循環~~~~~超超超可愛的!


7.

「Reek!Reek!」Reek感到有人在拍打他的臉頰,他想睜開眼,但無奈眼皮太重,他試了好幾次才成功。

「主人?」Reek發現他躺在主人的床上,被溫暖柔軟的皮毛包裹著,遠處還有燃燒的火爐,主人坐在旁邊緊緊的抱著...

1 / 8

© 世紀橘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